废物夢理

(东西少的可怜的)废作集中地。
提问处可以点文。

太芥||砂糖—Morden

[说明]
(有较多缺陷,以后会进行重写)
▷标题和内容没有关系,请当作一个没有意义的代号处理。
▷是旧坑。本应该刚入冬填完的拖到现在勉勉强强当作贺文了。
▷是强行的太芥。也请不要对内容有什么期待。
▷其实就是个爽文。废话很多很多平白无奇。
▷总字数大概两千多一点儿。

[正文]

  东京已经不是过去的东京了。

  ——近代人在钢筋丛林中如此嗟叹。

  一个晴朗的冬日早晨,我和老师在大街上,迎面遇见了两位极具现代风味的少女。

  届时我正穿着刚做成的新衣,从披风到衬衣都挑了好多遍,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完成搭配,然而一旦面对真正的现代人时尚果然只有自愧不如。

  女孩子大多钟爱打扮,这两位小姐尤甚。(不...

◇只是一个没什么意思的鬼故事。
◇很短,登场人物是D氏和A氏。

  是一个好天气,阳光柔和地抚摸大地,天空呈现出玻璃般的浅蓝,却有一丝丝雨飘下来。

  一位青年走在林立的墓碑之间。在冷冷清清一片灰色中,青年红色的身影格外明显。显然是为了看望某人,青年的手中握着一束洁白的石蒜。终于,青年在一块墓碑前停下脚步,伸出手顺着碑文写那个名字。

  “这是谁的墓呢?”有人说。

  于是青年耐心替那个人解释。

  是一位早逝的小说家,青年是那位小说家的读者。今天既不是清明也不是小说家的祭日,所以现在才只有青年一个人。青年也并非专程拜祭,只是路过墓地时有一种非来看望不可的欲望,于是买了一束花来到小说家...

芥太芥/某个雨天


◇食用前须知(手动高亮)

-含私设司书
-分段过长可能造成不适的体验
-情节平淡且文笔啰嗦
-告白前模糊的双箭头
-ooc预警*3(注意防雷)

◇接受请继续

■■■

淅淅沥沥,雨声像是老式电视机显示的雪花点。

太宰在走廊上停住脚步,转过头看着窗外。

这是连续雨天里的第二天,雨水短暂地浇灭了夏日的炎气,只是湿气让人发闷。他习惯性对着玻璃上不太清楚的倒影打量自己,不久前梳理过的刘海仍旧老老实实地覆在额头上,他还是用手指拨弄了两下,不这样做就安不下心。

从司书室出来的时候司书叼着一根巧克力棒窝在椅子上翻阅他递过去的潜书成果报告,懒洋洋说了句“日课完成就可以继续懒着啦~”之后把报告书往文件夹里一...

©废物夢理 | Powered by LOFTER